从此年年定相见 欲师老圃问樊迟

关于

「嘘つき」

0.

世界为零。


1.

已经不想在微信上发朋友圈了,也不想在微博上给自己灌鸡汤。

没有人会理解,没有人会安慰。

剩下这里。

多久没有在这里和自己说话了?


2.

太多的忧愁无处派遣,太多的话无法诉说。

你太高,我够不着。

你太好,我忍不了。

那时才高二高三的自己,都是崩溃的边缘是因为没得选。

可如今有选择的余地了,却依旧站在无数个道路的分岔中彷徨和害怕。

我宁愿自己没得选,一辈子安安分分地躲在一个小城市的小角落里安安分分地工作安安分分地买周边安安分分地喜欢你。

可是不行。

不行。

就是不行。


3.

人生苦短,何妨一试。

过不了自己那一关,如果有那么一点点的希望,有那么一点点的机会,我都想呆在离你最近的地方。

我以为自己已经不那么有期望,不那么喜欢了。

自己那么辛苦,那么无奈,那么寂寞。

思虑那么多,压力那么多,需要的也那么多。

为了你赌上了未来,我竟然觉得很值得。


3.5

现在什么都提不起劲去做,我不是一个擅长长计划的人,压力一大就睡不好觉。这样恶性循环下去什么都做不了。

已经尝试稍微去改了,我很努力去克服了。

每次都是「快坚持不下去了,真的坚持不下去了。再坚持一下,就一下?」

真的太想哭了,却找不到一个可以让我枕着哭的肩膀,也流不出任何眼泪了。

有时候想有个人,抱抱自己,说,加油。也好啊。

自己真是一个胆小鬼啊。

一个寂寞、又不服输的胆小鬼。


4.

你说呢。

我还是很喜欢你。

不久,也就两年罢。



评论

© 满城深青 | Powered by LOFTER